现代科技:乔布斯与苏格拉底相处的那个下午

OFweek人工智能网 中字

blob.png

23年前,乔布斯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说在十年前为什么会被自己创立的公司剥夺了经营权,尔后1995年苹果公司为什么会陷入困境。

视频中,他这样表示:“像John Scully,他来自百事可乐公司,他们最多每十年更换一次产品,更新产品其实就是换个产品的外包装,比如说一个新容量的瓶子。但如果你是一个做产品的人,你在这种类型的公司起不到什么大作用,所以谁会影响百事的成功呢?是那些市场和销售人员。因此他们被提拔,他们有权来掌管整个公司,这对于百事来说是行得通的。

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已经获得垄断地位的科技公司上,像IBM和施乐。如果在IBM,或者施乐做产品,你应该去研发一台更好的复印机或者电脑,但那又如何呢?如果你的公司已经占据垄断地位,那这家公司就很难再取得进一步的成功,所以能让整个公司进步的人,其实是管市场和销售人员,公司的话语权就落在他们手上,做产品的人却被踢出去,不再拥有重要决策上的话语权,这些公司似乎忘记了好产品的灵魂是什么,明明是做产品的人才让他们独占鳌头,但这一切却会被那些分不清产品好坏的掌权者夺走。他们不懂如何将好点子化为好产品的匠人精神,他们也打心底就不在乎怎么去帮助消费者。”

二十多年前,乔布斯的这些话是说给IBM和施乐的,今天,这段话给各类科技公司仍是醍醐灌顶。目前世界排名前位的科技公司,无不是因为创造了大众所喜爱的产品而获得了流量和人气,最终转化为购买力。

在产品思维上践行最彻底,也被外界寄予最高期望的是谷歌。创建只有二十年的谷歌,三位创始人传承着乔布斯“改变世界”的梦想。

感性来说是梦想的激励,但在理性层面,公司创始人特别担心谷歌会重蹈因长期居于主导地位,而不改传统管理方式的科技公司的覆辙——安享最初的成功,不思进取,最终沦为二流企业。

价值观对于一家伟大的公司来说显得至关重要。与乔布斯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思维较有差异的是,谷歌的产品思维更为理想主义,在秉持“高科技救世说”的理念下,每一款产品都被赋予未来科技概念,且以项目组的方式进行研发和生产。

除了搜索业务之外,谷歌的产品看起来并不像苹果那样务实,除了日常使用的电脑手机和汽车,谷歌在结合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等新兴科技领域的探索可谓“脑洞大开”。有让全世界联网的“Wi-Fi气球”,有随血液流动的人体检测仪“纳米粒子”,有现实版《机械公敌》“行走的智能机器人”,有把地球装进果壳里的“量子计算机”……

在科技可以改变生活之外,谷歌的文化中,科技也可以参与制度。近来关于谷歌是否应该与军方合作的大讨论,不仅所有员工拥有对于公司政策业务的话语权,讨论议题也是在一个大命题“科技公司与国家政治之间的关系”下展开。

现实版托尼·史塔克——谢尔盖·布林曾表示说:“在我们的生活中人人都应该拥有获得工具的权利,技术工具是民主化的核心,硬件和软件的革命几乎优化了所有的东西。”

虽然科技巨头们的气质迥异,但是想要实现产品改变世界的野心如一。

原本音箱产品在进入新世纪后已经不再是科技圈的热门,但在亚马逊开始赋予它智能语音功能之后,又再一次成为科技硬件界的宠儿。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9.7长江商学院—品牌建设与精细化营销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反馈
打开